注册送金-呈坎,夏日里的清凉


位于黄山市徽州区的千年古村呈坎。施广德摄(人民图片

人还在呈坎的巷道流连,我的内心便止不住地欢呼:一定要用文字记住呈坎,一定!

呈坎这个地儿,还是多年前从朋友的一本书中知道的。约略记得他在书里的感慨,到皖南,不去呈坎,会一辈子遗憾。当时我也就一笑而过,倒是“呈坎”这个名字从此落入心底,在每一个“身未动,心已远”的日子里,向往之情总会一次次地发酵,直到这个夏初。

前面传来一声“到了”。我四下望去,三两部车,七八位游人,这哪像个车马喧嚣的旅游景点?一道长长的矮院墙,窄小的院门,倒是让墙里的一切有了一些神秘。

一入门里,我整个人就呆住了,生怕展现在面前的一轴画卷转瞬即逝——目力所及,荷叶层层叠叠,微风过处,绿浪阵阵涌动,跃然而上的荷花点点粉红,柔情摇曳。无边的绿意里,隐着一片片鱼鳞瓦顶,一面面灰白粉墙,这就是要去的呈坎古村吧。镜头再往远处推,层层黛色山峦次递铺开,仿佛一道道隔世屏障,守着这个桃源般的小村落。

入村的石板路掩在壮阔的荷叶塘边,人往村里走,绿荷,粉箭,清风,暗香,脚步不由得放慢再放慢。穿过一塘碧叶,迈过小桥,一股子古旧沧桑扑面而来——入村了。

皖南的村落,大多布局紧凑,村中一条条小巷安静幽深,隐约迷离。铺筑的条石板磨光溜滑,两侧民宅一律的粉墙黛瓦,晕染着浓浓的岁月墨迹。小巷虽然狭长,但断不会一眼望到头,走着,走着,迎面而来又一道墙壁,小巷一而二,二而四地再次分成条条小巷。在呈坎古村,是无需方向感的,曲径通幽,移步换景,只需融入其中,慢慢地转着。

巷道的一条条水圳静静流淌,让静谧的村落有了些许灵气。巷中抬头仰望,天空被隔成几道马头状。巷子的转角处总会给人一种不期而遇的感觉,或是迎面走来一位恬静的姑娘,摇着蒲扇;抑或是一位蹦跳的孩童,举着一个毛桃。习惯了景点卖弄吆喝的我,也不由得放慢脚步,悄声细语,生怕惊扰了这里的一切。

忽地,飘来一股菜籽油的香味,寻去,是一家人正在炸毛豆腐。屋内漏窗、隔扇,通透疏朗,阴凉舒爽。主人闻声,眉眼未抬,一边忙活手里一边招客:“来啦,自家现做的毛豆腐,桌上有辣酱,吃吧——”我不由得招呼朋友坐下。外地友人见到毛豆腐的真面目,有些迟疑,见我大快朵颐,忍不住纷纷举箸,细品,慢咽,继而面露喜色——最终被美味打败。

再行,便转到环村的河流旁,河水清冽,哗哗奔流,一股凉意扑面而来。有好客的村民在岸边摆好自家酿造的米酒,暑热困乏,一行人已顾不得优雅,个个手捧粗瓷大碗,仰脖牛饮,冰镇清甜落入肚中,清凉舒爽。

呈坎拥有古徽州村落的共性——自然山水与徽派文化相融合。但它最可贵之处是游人不多,无甚商业气息。少了叫卖声的呈坎,令人有种种恍惚。

每一处美景的背后总会有许多文化积淀,呈坎也不例外。呈坎古村保存至今的明代建筑,类型丰富,风格独特,在全国属独一无二,故有“呈坎民居甲天下”之誉,其所保存的罗东舒祠和长春社屋在皖南古村落中具有唯一性。

这个初夏,呈坎像一剂清凉贴,又像一缕清风,缓缓地沁入我的心……(周芳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20年07月06日 第 12 版)

责编:叶壮